2019年全球区块链十大人物排行榜

2019年全球区块链十大人物排行榜

当前位置:首页 > 币界专题 > 人物专题 > 列表

2019年即将过去,这一年,从“IEO”到“平台币”、从“质押经济”到“DeFi”,每个词语都代表着一个阶段的风潮。2020年新征程开启,我们盘点了2019年区块链具有建设性成就的十大人物,以我们独特的视角进行评价。希望我们能把这当成一面镜子,看见别人,也看见自己,也希望我们能从十位人物身上学习他们的洞见以及实战方法论。他们分别是:EOS创始人BM,以太坊创始人V神,火币李林,币安赵长鹏,币安何一,波场孙宇晨,李笑来,比特大陆吴忌寒,比特大陆詹克团,嘉楠科技张楠赓。

相关人物

全球区块链十大人物介绍

EOS创始人BM

EOS是BM引领开发的第三个项目,此前两个项目分别是去中心化交易所BitShares和区块链社交媒体Steemit,两者都取得了成功,并在当时产生较大影响,但高效和高产还不足以解释BM“创新者”的名号。定位为“最强大的分布式应用基础构架”的EOS便是BM最大的创新成果。

根据Sunny King的PoS共识机制,BM创新了DPoS共识机制,即授权股权证明机制。该共识机制是为了使BM宣称的百万TPS得以实现而存在的,也是走向大规模商用的重要基础。与传统的PoS共识不同,DPoS共识依赖选举产生的超级节点进行交易认证,通过减少认证节点来增强效率。这无疑不可避免地降低了去中心化程度,也可以说EOS是高度多中心化的系统。但是基于EOS本身定位,效率才是最优先的,商用用户并不需要全网节点的工作量证明,也不可能像BTC那样要等待10分钟来确认交易。

并且,BM还在EOS软件中提供完善、高效率的开发环境,帮助开发者高效开发dApp,这也是吸引各类型开发者的一大杀器。相较以太坊,EOS颇具优势的开发环境着实是一大创新,除此之外,使用DPoS和超级节点机制的EOS是没有交易手续费的,这对开发者和用户来说别具吸引力。

以太坊创始人V神

币圈的成功人士,大都青年才俊,比如孙宇晨、吴忌寒,都是名校毕业,偶然进入币圈,从此出任CEO,登上人生巅峰。

而V神的加密之路可以说是老天爷赏饭吃。V神的全名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创始人。

约翰·麦克菲曾吐槽这个出生于1994年少年的形象和他的打扮,说他真的很符合币圈给他的“怪才”人设,他瘦得像营养不良,头又很大,说起话来,语速极快,眼神飘忽,难怪有不少人说他自闭,说他是“和世界格格不入的外星人”。

目前以太坊拥有650多亿美元的巨大市值,而且还在不断增长。今年V神的出镜率一直都很高,但都与以太坊本身的发展相关,比如以太坊升级之路受阻,说以太坊基金会出售了70,000个ETH,区块链的应用等。

和孙宇晨无所不用其极地蹭热点不同,V神一直在脚踏实地地干实事。

火币李林

李林今年37岁,2013年创立火币集团,现任火币集团主席及首席执行官。成立火币集团前,李林自2007年8月至2011年8月就任于北京百德云博技术有限公司(一间从事搜索引擎优化的科技公司)。此后自2011年9月至2013年4月,李林担任北京中科汇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一间以零售客户为目标客户的电子商务公司)的总经理。自2016年3月至2017年11月,李林担任北京聚链时代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前称北京财猫时代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其股份在中国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上市(股票代码:430361.NQ)。

2018年8月,李林旗下的火币斥资6亿收购桐成控股,收购之初,Huobi Global Limited提出收购桐成控股全部股份。收购方为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收购方由Huobi Universal Inc. (Huobi Universal)及 Huobi Capital Inc. (Huobi Capital)持股70%及30%。李林通过全资公司Huobi Capital以及非全资公司Huobi Universal控制收购方,持有收购方66%的股份。公开信息显示,收购后,火币创始人李林持有股权占比73.7%,成为桐成控股实控人,裂变资本董事长滕荣松参股6.8%。

币安赵长鹏

2017年7月14日,满怀雄心壮志的赵长鹏于在上海创建了币安。但是,初创的币安并没有一鸣惊人,反而在各种发展的桎梏中寸步难行。是何一的强势加入,将币安带入了飞速发展的康庄大道。

其实此次除了一姐微博被封,还有波场创始人孙宇晨的微博也惨遭制裁。两个人很快便达成共识,携手复出相互引流。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一姐和孙宇晨的关系十分要好。而孙宇晨的波场,也是跟币安深度绑定的明星项目。时间回到2017年的8月22日,一姐携手波场项目方做了业内瞩目的线上直播,并发起了波场的抢购活动。5亿枚TRX在一分钟内销售一空。此后,波场和币安成为了互惠共赢的伙伴。这也是孙宇晨在收购BTT之后,选择在币安进行IEO的原因。

币安和波场的蜜月期才刚刚开始,国内的数字货币市场便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毁灭打击。2017年9月4日,银监会、证监会等七部委联袂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并禁止在境内开展交易业务。一众交易所纷纷关停服务器,出海求生。业内一片狼藉,四处弥漫着前途未卜的惶恐和无所适从的迷茫。

此时,服务器搭设在海外的币安,成为巨量躁动资金和急于寻求出口的用户的首选。从此,币安凭借着天时地利,以及长期积累下的强大动力,正式进入不断超车的野蛮生长期:

2017年12月,币安交易量升至全球第一。

2018年1月,币安注册用户突破600万。

2018 年2月,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登陆福布斯排行榜……

瓶颈之下,强势回国

虽然币安是“9.4”事件的最大受益者,但一姐对于退出中国市场一直耿耿于怀。当时一姐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对国内政策已经不是很关心了。”其实,一姐和币安对于国内政策并非是心灰意冷后的漠不关心,而是恨铁不成钢的幽怨。在他们心中,币安本可以为国争光,帮助中国成为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的绝对中心。

赵长鹏曾表示:“未来各国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币安为了规避此类风险,索性彻底摆脱监管的桎梏,游弋于经济规则之外的“公海”。币安也因此而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币安因为业务线单一、产品技术落后等原因,逐渐陷入了难以为继的窘境。而此时的国内市场,则因为监管逐渐放松而恢复了生机。此消彼长之下,币安不得不一边推出期货、法币等此前嗤之以鼻的“涉嫌违法业务”,一边高调宣布回国。

双微被封,办公室被查

高调回国后的币安,业务迅速扩张。2019年9月,币安宣布收购合约交易所JEX,并开通币安合约币安FUTURE,从单一的币币交易所逐渐转型为币币、法币、合约、期权为一体的全品类交易所。国内业务做的风生水起,BNB价格持续高涨。

或许是币安树大招风,作为海外华人的创始人赵长鹏不懂得国人的内敛,币安的所作所为显得过于高调。

11月14日,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互金整治办与市金融稳定联席办共同下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下称“通知”)。

据通知显示,根据国家互金整治办相关部署,上海各区整治办需对辖区以下虚拟货币相关活动进行摸排。

目前符合该通知描述且在上海地区从事虚拟货币交易的典型相关企业有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等公司和团队。

与其它头部交易所不同的是,币安是唯一将境内总部设立在上海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币安目前在上海共3处办公场所,常驻员工数量超200人。

币安上海办公室被查封,国内投资人开始陷入恐慌。本以为这样就会结束,监管的大棒继续无情地打向币安。

2019年11月,币安官方微博BINANCE被新浪封禁,理由是违规宣传,一同被封的还有不少币圈知名媒体,币安宣发被掣肘;12月13日,币安创始人何一微博被封,一姐尝试注册小号及申诉等途径,不到一天再次被封。币安再次被无情地“针对”了,预示着一姐也将淡出公众视野。

在微信被禁的币圈,微博成为各大交易所主要的宣发途径,一姐更是长期代表币安的脸面,微博坐拥百万粉丝,是币安公关的代言人。随着币安官微和何一微博的相继被封,币安国内的宣发途径被封死,用户增长及业务拓展势必受到宣发的影响,意味着币安长时间都不会有所突破。

作为Binancer之一,曾亲眼见证了币安的发展和崛起,然而我只猜到了开始,却没猜到结局。作为一姐的铁杆粉丝,希望币安能重拾自信,东山再起。但BNB我已卖了,不是不爱,是真的扛不住了,并且提币到其他交易所。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BNB的热爱,我对币安依旧看好。加油币安,加油BNB!

币安何一

何一最近一次登上热搜是因为微博被封。究其原因,很多人认为,是币安借区块链知名,进行非法宣传。其实这一年来,何一一直非常活跃。在币圈彰显了其仅次于孙宇晨的营销才能。

先是今年7月份,币安烧币事件,被质疑币安为其团队谋私,何一连发十几条微博澄清,发长文,甚至微博发起投票,在其高调营销之下,最终此事不了了之。

10月中旬,OKex的CEO再次因为BNB销毁事件展开微博口水战。

反观币安今年也是屡上热搜,又是下架BSV,又是被盗,前段时间还查出办公室被查封,无论好坏,反正热搜占尽,营销一姐何一功不可没。

但这次何一微博被封,我们也不难看出,恶意炒作营销, 总要付出代价,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波场孙宇晨

作为敢放巴菲特鸽子的第一人,2019可谓孙宇晨的高光时刻。3000万拍下巴菲特的午餐,甚至让圈外人都听说了这个名字。

虽然事实证明,孙宇晨只不过是绑着巴菲特炒作了一把。

巴菲特之后,孙宇晨并未消停,而是在蹭热点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先是和李笑来隔空对骂,接着又欲百万年薪聘请罗永浩,网易员工事件之后,孙宇晨秒变救世主,出钱为你圆梦,然后……天道好轮回,账号终于被封了。

在币圈,精明如孙宇晨,靠着一波波地营销登上热搜,但也让他像个跳梁小丑,每一次蹭热点都像拙劣地表演。而当你看他的人生故事时,却又发现,这真的是个为了理想而努力的“有为青年”。

比特大陆吴忌寒

今年对吴忌寒来说意义尤为重大。

3月26日,比特大陆宣布架构调整,董事会任命王海超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言下之意,吴忌寒不再是CEO了。

而就在7个多月后的10月29日,公示信息显示,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发生了工商变更,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此外吴忌寒还接替了执行董事一职。

随之而来的是詹克团一切职务被解除,吴忌寒成为比特大陆新的掌门人。

一时之间,关于吴忌寒和詹克团的爱恨情仇刷爆网络。真实版「权游」, 吴忌寒接手后,比特大陆路向何方?

而早在之前,就有消息透露吴忌寒成立了新公司 Matrix。吴忌寒的一波操作让人迷惑,而詹克团后来也公开发声:吴忌寒会把比特大陆整死,孰对孰错?

作为吃瓜群众,大家最关心的莫过于吴忌寒重新掌权下的比特大陆,会好吗?

李笑来

李笑来靠“比特币首富”光环发迹,早期通过投资币付宝、云币网积累资源和声望,后来以组建“硬币资本”为标志、彻底进入疯狂收割阶段。其实去年,李笑来就和币圈的黑历史挂钩,不过在今年,李笑来低调不少,2019年的胡润百富榜也未见到他的影子。

上次他出现,还是在孙宇晨蹭区块链热点,高声贩卖自己的波场币时,出来怼了一下。现在他的微博上,仍然会有人咨询他币圈、投资的问题,也开开区块链扫盲课,但似乎目前他更专注于卖书做老师。

最近大家开始重视区块链技术应用,但“别让李笑来们卷土重来”是币圈共同的呼声。

比特大陆詹克团

吴忌寒一直被外界视为比特币的忠实信仰者,但在2017年底,他对比特币进行“分叉”,引发了一系列争议。

简单来说,随着比特币的用户越来越多,众人对比特币未来的发展路径出现了分歧。在吴忌寒的推动下,一款叫比特币现金(BCH)的数字货币从比特币克隆出来,吴忌寒成为了一些人眼中的比特币“叛徒”。

在2018年底,“澳洲中本聪”又对BCH进行了分叉,导致比特币和BCH价格下跌,比特大陆大量的BCH储备也瞬间贬值。和股市一样,任何让比特币价格下跌的人都可能成为人人喊打的角色。

而另一面,詹克团的强势行径也让吴忌寒不满。从2016年以来,比特大路的矿机研发陷入了瓶颈期,但詹克团对于AI芯片却十分醉心。2017年底,他发布了比特大陆的AI芯片。尽管业界的评价不高,詹克团热情不减,还去台湾招人扩大人工智能的团队。

据说在这次“政变”中,詹克团曾拿期权激励威胁比特大陆的管理人员,“公司只允许有一名CEO” 。吴忌寒当时人在香港,听说此事后连夜赶回北京,和詹克团达成了妥协:他退出管理,詹克团的AI项目进行裁员。

然而,吴忌寒沉寂不到一年,比特大陆发生了第二次“政变”。这次被赶下台的是詹克团。

10月29日上午,吴忌寒发布内部信,宣布解除詹克团一切职务,“比特大陆任何员工不得再执行詹克团的指令……对公司经济利益造成损害的,公司将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责任。”

根据天眼查,目前比特大陆的法人代表为吴忌寒。在历史变更记录中,“政变”前一天企业的法人还是詹克团。

吴忌寒的这次复出似乎也是民心所向。

从2018年开始,詹克团“疯狂地”迷恋上了华为。他想要模仿华为,改造比特大陆的组织体系,并曾决定从10月30日开始在HR、销售、研发和财务之间进行轮岗。

吴忌寒赶在前一天发动了政变,并开除了公司现任的HR主管。

在10月29日的全员大会上,吴忌寒表示:“公司里有人说,我管理业务,他(詹克团)管理技术。我想问,詹和我之间,谁真正热爱技术?詹不爱技术,他爱满足自己的权力欲望;他不爱技术,他爱虚荣。我们没有选择,只能把他赶出公司。”

嘉楠科技张楠赓

嘉楠canaan于2019年11月21日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发行价为9美元,募集资金为9000万美元,市值超过14亿美元。

嘉楠上市,也成为国内三大矿机厂商中首家正式完成赴美IPO的全球区块链第一股,也是中国首家在美股完成IPO的自主知识产权人工智能芯片厂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