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跌大揭秘!从比特币大额转账看以太坊的坑和EOS的毒
竞争币新闻 | 2019-01-13 15:50:01 353

数字货币市场在24小时里上演了一幕大雪崩式下跌的奇观。数字货币之魁比特币快速跳水,连续失守多个关口,24小时最大跌幅跌超15%。其他以太币瑞波币莱特币等数字货币集体大跌,均跌逾20%。以太坊最大跌幅超过30%,而EOS最大跌幅超过32%。
blob.png

在24小时时间里,以太坊和EOS两大平台型数字货币最大的跌幅接近本身市值近三分之一。此后的行情中虽然出现了局部反弹的回升,但整个行情在瞬息之间已经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为什么数字货币市场会出现大雪崩式的行情?跟程智鹏老师一起来探究一番吧。

之所以会出现这轮大雪崩式的行情,最直观的原因,是数字货币市场里有数币大额转账,引发了市场的恐慌。

TokenInsight数据:北京时间2018年9月4日10点至9月5日10点,发生巨额转账的钱包地址共有三个,分别是Bitfinex交易所地址、一个临时储存地址、huobi交易所地址,都在9000枚以上。

而9月3日,处于休眠状态的11万个比特币被转移至交易所钱包,其中就有Bitfinex交易所。而事实上,不仅是比特币,以太坊在昨日也出现了大额转账,目标地址收到了逾46.36万枚ETH。

按照一般的逻辑,比特币出现大额转账大多数是为了卖出做准备。会对市场构成抛压引起恐慌,币价因此会走下坡路。当然,大额转账还有另外一个逻辑,就是比特币和以太坊在大额转账以后,会用来购买其他数字货币。

所以,大额转账的发生后会产生的行情,和基本面环境的表现会密切相关。

我们整理一下思路,大额转账发生了,有可能是拿来卖,也有可能是拿来买其他数字货币,所以不管是哪一项,对于比特币来说都是一个利空。但是利空的力度却是不一样的。

比特币此前已经上涨了很多,此时大额转账即是套现的机会,这为数字货币市场的下跌埋下伏笔。

那如果追问第二个思路,比特币大额转账以后,是不是用来买其他数字货币的呢?

环顾基本面环境,你觉得能买什么呢?事实上,如果去看了数字货币市场最重要的两个平台型加密货币的隐患,你就会知道这笔大额转账的思路,不是来雪中送炭,而是来雪上加霜的。

下面让我们来细细解读一番,这以太坊的坑和EOS的毒。

以太坊的坑

V神创立的以太坊,是数字货币市场的一个奇迹,但是这个奇迹现在正在受到考验。

区块链数字货币的发行市场,用以太坊为平台的项目占据了83%左右。初始项目通过以太坊发币募资是ICO的主流方式。这样的背景带来了此前市场对以太坊的需求暴增,也是以太坊价格大幅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

随着2018年熊市的到来,二级市场的衰退迅速传递到一级市场,1CO开始大幅降温,对以太坊的需求逐步下降。

据数据显示,8月份全球1CO融资总额约为1.95亿美元,与2018年1月份数据相比减少近87%。当然,之所以八月份的数据会那么差,是因为2018年才只到8月份,如果九月的数据出来的话,以目前区块链行业的表现来看,表现会更差的。

这是以太坊需求减少的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很多项目方开始抛售以太坊缓解自身资金匮乏的压力。

并且作为区块链领域必争之地的底层公链,很多挑战对手的崛起,像EOS、NEO、ONT等等,让以太坊倍感压力。比如EOS在主网的TPS和区块链容量都优于以太坊。和EOS前8名的dapp对比,以太坊的日活用户数已并无太多优势。

而最近以太坊又多了一个新对手BCH。BCH曾经的定位是超越比特币的支付货币,如今添加了智能合约应用,开始向以太坊发起竞争。这个智能合约协议被称为虫洞(Wormhole)系统,而且BCH还在虫洞系统上发行了基础货币WHC(虫洞代币)。这些代币是 BCH 区块链上智能合约的燃料,创建新代币或1CO都需要消耗这种代币,相当于是搭建在BCH上面的“以太坊”。

BCH前几天在压力测试中24小时完成了200万笔交易,打破了Ripple(170万笔交易 /天)和以太坊(120万笔交易/天)的交易处理记录。

因为以太坊的扩容迟迟未实现,交易处理速度变得极其缓慢, 一个获得用户关注的赌博游戏,就可以让整个以太坊主网拥堵。无论是之前的加密猫游戏还是前段时间火爆的Fomo3D,都造成太坊网络严重拥堵。

而在7月中旬的时候,因为网络拥堵的原因,让矿工费涨至了1.5ETH(当时约为4374元)的天价。

虽然以太坊基金会表示有办法解决以太坊扩容的问题,比如分片、侧链权益证明系统等。它即将替换的POS(权益证明)机制比POW工作量证明)机制更加环保,在防范中心化(比如算力过于集中)方面也有更好的效果。但是市场对此并没有太多的认可,甚至近期有观点提出以太坊会归零。

对于以太坊归零的问题,创始人V神回应只有以太坊不改变的基础上才可能归零。

但是以太坊能改变吗?内忧外患之下,市场用价格给出了自己的态度。

V神 以太坊.jpeg

EOS的毒

在以太坊上使用去中心化应用程序(dapps)的用户经常会对这样一个事实感到恼火,即任何行动——发送一条tweet、打牌、饲养一只猫——都是以“gas”的形式花费金钱,而且需要时间,因为矿商们正艰难地摸索着产业链的新状态。

乍一看,EOS没有这些问题。发送代币或调用dapp智能合约无需付费。与以太坊不同的是,即使eos区块链每天要处理数百万笔交易,它也能平稳运行。

所以看起来,EOS平台的开发比以太坊更划算。然而,这件事并非那么简单。

这是因为,虽然以太坊dapps对使用它们的用户来说可能成本高昂,但EOS dapps对部署它们的团队来说可能成本同样高昂。

为了让用户使用EOS dapp,开发人员通常必须确保他们有足够的三个单独的资源:RAM,相当于区块链上的状态存储;CPU,以微秒为单位衡量计算资源的平均消耗;网络带宽,或称NET,以字节为单位衡量平均消耗。

而获得这些资源的代价是高昂的,所以最终一些EOS平台的dapps可能会开始将费用转移到用户身上。

对于EOS来说,目前最让开发人员头痛的是RAM,因为资源必须使用EOS以不断变化的市场价格购买,交易是在Bancor算法上进行的。

关于RAM的问题不仅仅在于它有多贵,还关乎它很脆弱的一面。

今年8月,攻击者可能会利用一个通知功能,用无用的数据填充目标的可用RAM,从而耗尽账户的RAM。开发人员可以通过不包含RAM的代理智能契约发送令牌来避免这种攻击,但这增加了开发人员必须考虑的另一个步骤。

EOS的另外两个网络资源,CPU和NET,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关注,但是CPU尤其会挤压开发者和用户。

这些资源与RAM的工作方式不同。 它们不是被买卖,而是通过赌注获得的,其中网络参与者将EOS token委托给特定类型的智能合约。

当网络没有被充分利用时,参与者可以在相对较小的赌注上获得额外的CPU时间。从理论上讲,这意味着早期采用者暂时不需要很大的赌注。

毕竟,根据Dapp Radar的数据,只有少数EOS dapps每天有超过100个用户,那么网络的CPU开销会有多大呢?

事实证明,垃圾邮件发送者已经开始填补这个空白。备用区块生产商GenerEOS的合伙人Tom Fu说,一个名为Blocktwitter的账号“共享了1.92亿条信息,这大约占到所有EOS交易的95%”。

但是,由于Blocktwittter在CPU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它们仍然会产生一定的影响。由于垃圾信息的泛滥,用户和开发人员的CPU分配时间都被压缩了。

RAM可以推给用户,但是CPU不行。从这个意义上说,执行操作的人需要将CPU放在他们的帐户中。

如果说以太坊的成本是由用户承担的,而EOS则是由开发者承担。如果开发者想要在运营中生存下来,必须有极大的用户量。

总结这坑和毒

之所以说以太坊叫坑,是因为作为一个互联网应用的平台的数字货币,本来需要生存的的基础是庞大的用户群体,结果用户群体的和交易量一大你就堵,这个坑实在太难填。而EOS虽然不堵,但是运营成本高,而且还要防各种攻击,操作起来比以太坊操心多了。

在整个行业都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时候,或许以太坊的坑和EOS的毒会被隐藏下去。但是当市场进入寒冬,流动性减弱的时候,这些平台的弊端就会愈发明显地暴露出来。

尤其是近期,以太坊要开始降低分块激励。这个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本来看似减少以太坊的供给,应该会对市场造成一定积极的意义,但是,对于以太坊这个群体的粉丝来说,如同已经是半老徐娘的女友突然和自己提高了彩礼的要价一样。大部分人都会有一种老子还不伺候了的冲动吧。

所以,这坑和这毒在这个时间里暴露出来。

从市场来考虑,大幅的下挫给空头带来了极大的利润,也给多头有腾挪的空间,所以暴跌之后,一般都有反弹,但是,这样的反弹,对于大势而言,就如大江东去时撞到礁石的浪花,实则微不足道。

分享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