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JPM Coin 说起,为什么稳定币才是真正的非国家货币
区块链新闻 | 2019-02-13 14:53:43

原文标题:《为什么说稳定币才是诺奖得主哈耶克想要的非国家货币?》

最近,摩根币的发布,让摩根大通 CEO 杰米·戴蒙的「真香」段子一下子火了起来:

从 JPM Coin 说起,为什么稳定币才是真正的非国家货币

华尔街巨头开始用区块链技术攻城略地,这可是个大新闻!

营长的朋友圈瞬间被刷屏,各种各样的解读更是铺天盖地。不过,真正促使营长向更深处思考的确是大摩自己的这条 QA:

从 JPM Coin 说起,为什么稳定币才是真正的非国家货币

摩根币会用于美元之外的其他货币吗?

随时间推移,摩根币会扩展到其他主要货币上。但该产品和技术的真正潜力目前尚无法预期。

一旦摩根币锚定好全球主要国家的货币,哈耶克大神用《货币的非国家化》一书竭力论证的场景岂非真的要变成现实了?

有句话,哈耶克是这么说的:

我认为,在货币能摆脱政府的魔爪之前,我们将永远无法再拥有「好」的货币(译注:指金本位币后)。因为,货币不是用暴力就能从政府手里解放出来的。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以某种秘密、间接的方式来为货币引入一些政府无法阻止的东西(译注:比特币)。

从 JPM Coin 说起,为什么稳定币才是真正的非国家货币

1976 年,诺贝尔奖经济学奖获得者弗里德里希 · 哈耶克发表了一篇重要且有预见性的论文《货币的非国家化》(The Denationalization of Money)。比特币的支持者喜欢并经常引用这篇论文作为比特币存在的理论基础,但哈耶克在论文中的愿景看起来并不太像今天的比特币,而更像今天的稳定币(stablecoins)。

哈耶克描绘了这样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货币就像银行业一样是非国家化的。

他认为,与法律和语言不同,由于国家主权对竞争的压制,货币未能得到进化。他还预测,如果政府允许货币进化,货币将自然而然地进行竞争,以实现更好的稳定性,最终完全消除通货膨胀的贬值效应。

这是一个大胆的主张,他还就此提出了一个简单的双管齐下的方法 :

1、开放货币自由交易
2、允许发行独立货币

在这篇论文发表时,这两件事中任何一件会发生都是几乎不可想象的。尽管如此,哈耶克写道,他仍然希望有朝一日会发生一系列的事件,规则因此而被改变。他甚至建议,这种改变可能需要在没有政府支持的情况下发生。

今天,在这个想法诞生 40 多年后,我们看到了比特币、以太坊的大行其道——货币的非国家化正以数字资产的形式自然上演。

秘密且间接的方式

比特币协议可以被描述为以一种「秘密且间接」的方式引入一种任何中央机构都无法阻止的独立货币。比特币的创造者灵光一现,用技术可扩展性交换了社会可扩展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比特币实现去中心化货币的方法正是哈耶克所要求的间接方法。

然而,这正是比特币与哈耶克的虚构货币「ducat」(达克特,旧时在多个欧洲国家通用的金币)的分歧所在。

哈耶克明确反对固定供应货币的概念。他对稀有金属背后的经济学历史了如指掌,而且当时布雷顿森林体系刚刚崩溃,因此他确信,固定供应货币不是他所寻求的解决方案。

与稀有金属一样,固定供应资产无法对需求的变化做出反应,也永远无法达到与央行货币竞争所需的可持续的短期价格稳定。

幸运的是,随着比特币的理念被极端的投机兴趣放大,该协议成功地引起了人们对现有货币和银行系统低效率的关注。更重要的是,比特币向新一代创新者灌输了这样一个观念:货币是我们可以改变的东西。

法定货币抵押稳定币所开启的货币自由交易

我们今天看到的绝大多数稳定币都是法定货币抵押的。早在 2015 年,非银行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需要一种法定的固定代币,以便交易者在交易比特币这样的浮动价格资产时能够买进和卖出投机头寸。许多这样的交易所存在于美国之外,缺乏直接的银行关系。

为了满足这个迫切的需要,Tether 每发行一个 USDT (Tether 公司发行的一种稳定币)抵押 1 美元,并与所有主要交易所建立了合作关系。这意味着不管你是不是美国公民,你都可以不受限制地买卖一种象征性的美元。实际上,Tether 开启了主权货币的自由交易,打开了哈耶克愿景的第一阶段——他称之为实现货币非国家化的「实际」方法。

从那时起,很多文章对 Tether 展开了口诛笔伐。可以说,Tether 几乎处于垄断的地位,组织缺乏透明度以及依赖中心化的银行合作伙伴,这些使其被指控滥用职权。

哈耶克认为,开放货币自由交易将通过对弱势货币施加压力,迫使政府以最佳主权国家的水平执行货币政策,从而提升货币质量的下限。例如,如果委内瑞拉或阿根廷的公民可以简单地买进或买光美元,那么政府就没有理由继续滥用货币政策。

在公开竞争的环境下,数字资产市场的自然趋势是通过竞争实现多样化,摆脱 Tether 一家独大的局面。最近,一些法定抵押代币已经加入竞争,包括 Paxos Standard Token (PAX)、Gemini Dollar (GUSD)、TrueUsd (TUSD) 和 Circle 的 CENTRE consortium (USD-C)。

这些新加入者正迅速获得垂青,迫使老牌企业改进会计规范,提供赎回能力,否则便会面临破产。哈耶克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例子来说明公开竞争的好处了。

然而,由于这些代币是集中,使用它们需要获得很高的权限。在任何时候,银行合作伙伴都可能受到限制,迫使代币规避授权或停止运作。而且,继续采用法定货币抵押稳定币只会提高现有主权货币的支配地位。

算法稳定币发行独立货币

哈耶克还认为,引入独立货币将提高货币质量的上限,因为这样做会对最好的主权货币施加压力,迫使它们在发行和监管货币供应方面更加负责。他把这个第二阶段称为实现货币非国家化的「广义」方法。

可以称为独立货币的稳定币要少得多。然而,这正是我们对数字资产的未来寄予最大希望的地方 ; 相应地,这也是投入最多风险资本的地方。 例如,MakerDao、Reserve、 Ampleforth 以及最近的 Basis 都是属于这一类别的稳定币项目。

像比特币一样,算法稳定币是由市场驱动,抵制监管,并严格执行中央政府无法强迫改变的供应政策。但与比特币不同有一个主要区别,算法稳定币将是功能性账户单位,这允许它们在稳定性上与主权货币竞争。

由于缺乏军事和政府授权,独立货币只有在发放和供应管理方面比现有货币做得更好的情况下才能存在。如果一种独立的加密货币比现有货币更公平或更稳定,那么即使是最好的央行,也会被迫执行更好的货币政策。

今天,大约 60% 的外汇储备以美元或美国国债的形式持有;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许多人认为,避免创造一个在全球经济事务中过度依赖美元的世界是一种社会责任。

此外,当今全球经济相互关联,加上美国有义务进行持续的赤字支出周期(例如 : 特里芬难题),促成了日益庞大的繁荣和萧条周期,迅速将国内经济危机转化为全球经济危机。

正是对这些周期的不满,以及认识到这些周期可能会让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的银行系统陷入停顿,催化了上次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加密货币运动。作为一个社会,我们不应该忽视这一愿景。

1. 法定货币抵押——开启货币的自由交易

- TrueUSD
- Paxos
- Gemini
- USDC

2. 算法代币——发行独立货币

- Maker (DAI)
- Reserve
- Ampleforth

展望未来

要想像今天使用法定抵押币一样,在交易所使用算法稳定币,还需要很长时间。正如我们所知,算法稳定币具有彻底改变货币的潜力,但它们更难实现,并且会引入只能随着时间和规模扩增而减小的风险。

基于这个原因,我预计短期法定货币抵押稳定币将继续主导交易所的基本货币交易对,它们的成功将取决于企业与监管机构和交易所的关系,而不是社区或意识形态。

为了获得采用,数字稳定币将需要基本交易对这个效用之外的激励因素,来补偿其增加的风险。这些激励因素可以是更好的稳定性,更好的理论基础,或者是与网络增长相匹配的博弈论激励。

最终,只有算法稳定币才能进一步完成数字货币的根本使命,并成为政府货币的真正替代品。哈耶克要求的不是一种货币,而是许多同时存在的非国家化的货币可以证明它们的价值。

参考链接:

  • https://www.jpmorgan.com/global/news/digital-coin-payments
  • https://nakamotoinstitute.org/static/docs/denationalisation.pdf
  • https://medium.com/ampleforth/a-50-year-old-perspective-on-stablecoins-through-the-lens-of-nobel-laureate-friedrich-hayek-1d797f0aad2d
分享